傻子一样的癔症°

这里癔症°
°也是本体各位!!
垃圾咸鱼写手加画手。。
主嗑杰佣all帕其余杂食!!!
是真的杂!!
不要问我为什么吃了雷安谢谢。
除瑞金杰园其余都可以。
关注慎重谢谢。

曲殇

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虞姬歌载舞,霸王留乌河。

最悲壮也不过如此。

可是——

曲入人心,我心入土。

“白起...”

白衣胜雪,黑发如漆。那是我初见你时你的模样。

你轻抚琴弦,琴曲曲调悠扬婉转,人席地而坐,垂眸抿唇。

那也是我对你最后的记忆。

“秋离...”

一国之臣,万民之夫。杀敌大任因你而彻底抹消,家财万贯也因你而视若无物,你的琴音早已深烙在我的骨髓里,你黑发白衣的样子也纂刻在我的脑和心。

秋离,赵亡之必然,非你我二人能够改变,千人首级,是我一人的罪过。人活在世,不可能一直都随心所愿,我生在秦,就理应为我大秦效力;你生在赵,就会为自己的国家生死无惧——

这就是命。

“秋离,若再给我一次机会重新来过,我依旧会杀了他们,无关乎其他,只因我是个秦人。”

“想活下去,只有让自己一步一步登上高处。”

“你或许不会明白,但世事就是如此。”

“白起...我是赵人,一辈子都只会效忠于赵。赵国,就是我的全部。”

“你杀赵人,就是杀我,这没什么好说的。”

“我在这种事上永远不可能退一步讲,就像你说的一样,因为我是个赵人。”

“但是,我想...”

“抛开其他,我们会在一起一辈子不是吗?”

“是,上辈子已经结束了,身后事交给其他人吧,今后你我二人,即便是秦灭也不会受任何影响了。”

——————————————————————————————

失踪人口回归呐——

事实证明,秦亡确实不能影响什么。√

写着写着就成了恋爱无脑小说了emmmm

【魔道祖师】cos招募!

【招募】COS·魔道剧情mv(分为动态剧情与图片)剧情正在挑选,完成后会产生二期文案。 

原作:墨香铜臭《魔道祖师》

 类型:COS

人物及身高需求表如下下图。(此表为必需人物表,一些剧情需要人物会同二期文案一起发出) 表中身高数据均为穿上增高鞋or增高鞋垫(或增高鞋and增高鞋垫)后所要求的最低身高,不严。差1,2cm没关系。

 本体性别无要求

稍微严审颜,不要高P党。视频确实没法p颜p身材啊……要不是特别胖或与人物身材差别大的都可以。

将自己的妆后照与穿c服的全身照(任何c服都可以,要拍脖子以下部分)发到审核群里,在场群员共同审核,审核群号:957731099时间定于2020年暑假,场地位于河南省驻马店市新蔡县,所以coser最好是省内的,省外的只要到时能赶到就可以了√ 策划们会在那之前将剧情码好发给各位coser,各位注意先练一下表情,不要OOC就√ 一天之内肯定拍不完大家做好心理准备,住宿,饮食,路费等自理(为减少成本),后期合成等事务策划们能自己肝就自己肝(策划们已经做好秃头的准备了!) 

诚招:有责任心的coser 拒招:玻璃心,公主病,ky 希望大家能够友好相处,策划们都很好相处。

over,等二期文案。

 另:

①到时会从转发里抽几个小哥哥or小姐姐现场面基,可指定人物要求具体内容。

②会有策划们写的小彩蛋剧本,还会有拍摄花絮流出哦

③有建议及要求私戳策划

④动态视频合在一起做一个mv,正片合在一起做一个mv,不是混合哦 


策划联系方式(QQ): 

十九:3204486744

十四:2839349045

癔症°:942060091(是我啦。。有意思的可以私信我、加我也行,要备注奥

骨诺:2201202443





占tag致歉!


打的tag是拍摄中可能会出现的cp!!



【帕洛斯中心向】无谎之谎

————————————————————————————


初。


"烧了他!快!"

"时间要到了!再迟的话神明大人会生气的!”


白发的少年静静地听着那些粗俗、恶毒又透露着满满无知的话语。他被绑在祭祀坛上,周围铺满了干燥的稻草,而他,时刻准备着迎接死神的降临。


“请原谅我们。神明大人,贡品马上就会为您呈上,请允许我们在那之前做些庄重的仪式。”

为首的那个女人虔诚的说道。


少年知道那个女人在撒谎。女人十分艳丽,来到村子里没几天便迷住了所有人,包括他。他们甚至没有见过如此好看的人。她称她是神的使女,下界来为神呈上贡品以保佑当地人的幸福与安乐。不过是无聊的吹嘘罢了,可那些愚蠢的村民对她说的每一个字都深信不疑。村子里的少年一个个被用来祭祀,他知道,那些少年只是被她玩弄过后需要清理的玩具。


也包括他自己。


女人在祭祀坛前时而轻歌曼舞,时而低吟浅诵,时而从挎着的罐子里撩出些烈酒洒在他身上和周围的稻草上。没一会儿,半罐酒就已经见了底。女人停下动作,把罐子轻轻地放在了祭祀坛下。


”你是被神明选中的人,你的金色瞳孔告诉了我一切。不必伤心,我们会照顾好你的家人……“

不。我不是。我的眼睛只是野娼之子的恶心标志,我的家人早已被你“照顾”的体无完肤。


”哈哈……“

他突然笑出了声。


女人微微一愣,旋即和颜悦色道:


“这才对,开心点,你要侍奉的可是万人敬仰的神明……”


“不!我才不是!”

女人的脸顿时僵住了。


“我,帕洛斯,会让你们口中的神明灰飞烟灭!”


霎时间,那些嚷嚷着的村民都安静下来,可是看他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傻子。少年抬起头俯视他们,嘴角勾起一个狰狞的笑。


“动手吧!我帕洛斯可从没怕过死!”


女人闻言,示意身后的男人把火把给她,男人恭敬地递上,女人拿着火把走到少年面前,扬声道:

“时间到了!现在,我们就用精心挑选的祭品来为大家祈福!”


火把在空中划出些许火花,它落在稻草上的瞬间,火光冲天而起。大火顺着少年的大腿爬上腰肢,最后将他整个吞入。村民们见火已燃起,一个个十指交叉扣在胸口,低头虔诚的祈祷。他们没看见,站在前头的女人露出了得意而狠毒的笑。少年几乎感受不到自己下半身的存在,他的上半身开始滋滋作响,一头柔软的白色中长发很快燃烧殆尽。火舌已经蔓延到他的脸上。

“唔……”


那是少年发出的最后一个音节。


和。


“咔嚓——”

“咳咳,咳…”

“帕洛斯大人!您没事吧?!”


白发的神轻轻推开了要伸手扶他的侍女,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侍女立刻退后几步。

“不用管我,那边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侍女把地上的瓷杯碎片捡起来,偷偷看了他一眼,小心翼翼的说道:


“…不怎么顺利,雷大人…太难缠了,不论哪个都是。估计,还要一两天。”

帕洛斯抬手揉了揉眉心,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尽快办完,我没那么多时间…”

侍女用手捧着碎片应了一声,向帕洛斯行了一礼后匆忙向门外走去。


“等等。”


侍女僵了一下,转身又恭敬的问:

“帕洛斯大人还有什么吩咐?”


“下次给我换个杯子,不要再让我看见陶瓷做的东西。”

“是。”


他看着手巾上的血丝,眼中一片阴郁。


神界很混乱,正邪两类的神任何一方都不好惹。


他杀了原来他要侍奉的神,是真的灰飞烟灭。他编出一个天衣无缝的谎言,用自己得到的能力和权力造出一个人人都愿意且不得不相信的“事实”,从而顺利的成为了掌控谎言的神明。他的相貌停留在了夺取到神位的那一刻,也几近是他被“祭祀”的那一刻。


他的眼白变成了黑色。


那是弑神的惩罚,有简直像是某种讽刺。


掌控谎言的神明满嘴谎言,却又站在正邪之间,用精心编造的谎话维持着神界所谓的“秩序”。


可笑、滑稽、令人不齿。


终究是亡羊补牢,没有太大作用。


当邪恶的雷神不听劝告落下滚滚天雷。正义之神不再相信他为另一边的辩护而用双剑裁决,当正邪两边积攒已久的愤怒与矛盾轰燃爆发。


谎言之神只能绞尽脑汁的去想如何让这一切停止。


不如,干脆让一切都化成谎言,用身死来换取下一个和平。


时间快到了。


而在神力在全盘崩溃的时候,那些昔日或与他促膝长谈,或与他谈事说理的神对他露出愤怒神情的那一刻,他似乎明白了。


这世上确确实实没有绝对的正义或邪恶,和平或混乱,有的只是谎言可以维护一切却不成文的可悲规则。


亦正亦邪,都不会长久的存活。


既然如此,干脆横下心来做一个彻彻底底的“坏人”又如何?


慌。


“老大!他受伤了诶,要不要玩玩再弄死啊?”

聒噪。


“大哥,他还有呼吸,谨慎点比较好。”

刻板。


“无所谓,伤成这样估计也不能动了。就算能动——他能打得过我?”

恶意。


那是他与海盗团的相遇。


他顺势加入了海盗团,他很清楚他现在需要一些人庇佑,而雷狮似乎也对他的“归顺”很受用。


有人说他长得很怪。那是因为他的左眼下方多了一个同心圆,去不掉也掩饰不了。


那是弃神与毁灭的印记。


他的黑色眼白已经褪不去,他的脸上全是罪恶的证明。


他已经不可能再回到那个满身温和有礼的时候了。


点头哈腰,恭维奉承,他不得不逼着自己对那几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做某些他根本不情愿做的事。可不情愿也要做, 在这个世界他没有足够的力量和资格去维护自己的尊严。而雷狮只要愿意,随时都可以捏死他,并且满世界还有各种各样想要杀了他,用他的头颅来换取高额赏金的同道人。


糟透了。


他每天都会说上一些他自己都恶心的话来展示自己对雷狮和其他人的忠诚。


而背地里,他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利用这个世界的混沌,让正邪两方彻底撕破脸面。


他又用谎言站在了双方中间。只不过,这一次,他是要保全自己。


和平?关他什么事。


他只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家而已。


他剪掉了自己的白色长发,留下一小撮束在胸前,他戴上了黑色的面具,把自己用谎言包裹的密不透风。


终。


“嘿,通缉令上的人是谁啊,怎么看着这么别扭。”

“你不知道?他可是挑起战争的祸端帕洛斯啊!”

“恩?怎么挑的?他一个人能挑出这么多事?”

“嗨,他可是个谎言家啊,说谎技术绝对无人能及!你说是不是,这位老兄?”


带着黑色面具的男子笑了笑。

“帕洛斯?不,他从不说谎。”


“因为,他就是谎言啊。”



                              

                                                                                                -end-


——————————————————————————————

其实总而言之就是帕帕的前生今世(。


可以说是很心疼帕帕了。


另我不是魔鬼什么牌子的都不是。


不知道能不能看出来那一丝若有若无的all帕气息233。(我要吹爆帕帕!!!


杰佣24h情书企划【二宣】

冬。


风、雪、枯木与寒石。


不知不觉间,冰冷已经席卷大地。

监管者们冰冷的武器是否会被求生者温热的心脏而灼烧?


我们如此期待着。


我们相信,


他带着假面,却藏不住真心。


当滚烫的心脏容纳了冷气袭人的利爪,

当假面也被掀翻在地,

当他斥出真心


冰冷的庄园是否会因情人节的到来而多一份温情?


——————————————————————


嘿,这里是杰佣24h情书企划,它将会在寒冬中给各位呈上暖心甜蜜的点心。


现在诚招:【画手】  【写手】


文、画都会微审,只要不ooc严重,基本就没问题!


具体事项会给各位太太私下里说清楚!!


这是一宣文案链接w

http://yizhengdu.lofter.com/post/1f4cca30_12c22f14a

【杰佣】枯叶迎冬

他是个很贴心的男人。

经常贴心到让我认为他是我的仆人。

今天他又说了那句话。

各种意义上的可怜我吗?



杰克揉揉眼睛坐起来,似乎还没从刚才的梦里缓过劲儿。

  那确实是他做过的,也确实是他们的相遇。那之后,他们还有无数次的接触和深入。

  

可他们早就没有一丁点的关系了,那人把关系断的很彻底。


“嗡——嗡——”

放在床头的手机开始疯狂震动,杰克立即回过神,捞起手机看都不看就接起来。


“杰克?已经八点多了,你现在在哪儿?”

杰克瞄了一眼手表,八点十五分。

“抱歉,我这就过去。今天起晚了。”

“嗯,快点儿吧,贝克先生今天的脾气似乎很大。”


海伦娜·亚当斯挂了电话。杰克扭头对身边的空位说了句“早安”然后下床穿衣服。

接着迅速的洗漱吃饭出门,一切如常。


搭车去总部的时间里海伦娜又给他发了几条消息,大致意思是“贝克先生已经开始骂人了你自求多福”,杰克扶额,看来这次的例会又要被骂了。


“…抱歉,我来迟了。”


杰克推开会议室门的时候,里奥·贝克正指着裘克的红鼻子大骂,班恩在一旁铁着脸不停地劝里奥冷静点,裘克的表情更像是下一秒就会拿起火箭筒冲上去跟里奥干一架。听到门响声,里奥愤怒的声音戛然而止,脸上表情先是呆滞了一瞬,接着抓起桌子上的一沓文件朝杰克脸上甩去。

杰克侧头躲开,里奥猛地站起来,简直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还有你!杰克!!这几个月中什么邪了?!脑子被雾搅成浆糊了吗?!几个月完成的任务一只手数你用的完吗?!不好好干活、任务拖拉、开会迟到、挨训走神!!…:”


裘克翻了个白眼,转而幸灾乐祸的看着杰克,可班恩觉得现在还不能放下心…


里奥整整骂了他十分钟。最后,用十二分的怒气吼了一句算是会毕:


“…这个月再敢用这种结果来给我看,你们就都滚!一个也不用留!!”

杰克坐在一椅子上揉眉心,腹诽着里奥的脾气是越来越差了。明明以前都不会对自己发这么大的火…


“哦,杰克先生。您今天怎么会迟到这么长时间?”

菲欧娜·吉尔曼托着门之钥,略是担心的看着他。

杰克幽幽的叹了口气,坐直了身子,脸上挂起温和的笑容。


“有点小麻烦,不过我可以将自己解决。吉尔曼小姐最近怎么样?”


菲欧娜没有理会杰克生硬调转的话头,而是双眼几近痴迷的盯着手中的门之钥。杰克站起身,说了句再见准备离开,去自己的办公室,菲欧娜突然空灵的声音却突然响起:


“你会有大麻烦的,杰克。你需要重视它。或许,它会让你痛不欲生,甚至…死亡。直面它,杰克。别再逃避了,你会有危险,神明不会再保佑你,大地…迟早将你吞噬…我会向神明为你祈祷…神…”


菲欧娜神魄被吸走一样的站起来,双手虔诚的举着门之钥,缓缓地向外走去。不知道是不是杰克的错觉,那个诡异至极的东西似乎在闪着淡红色的光。

像是某种警示。


菲欧娜已经走出了会议室,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了杰克一个人。


他不是第一天知道菲欧娜是个虔诚的信徒,也不是第一天知道她那些预言有时候是准确的。

并且,他也不是第一天把他的话当玩笑了。


但杰克觉得,这次的预言,他很有必要去相信。


大地…会把他吞噬…吗


杰克眼神暗了暗,在心默念了一个名字。


                                                                                               -tbc-


————————————————————————

ok

感谢小可爱的大纲! @三好少年 

没错是个连载

至于什么时候更就。。

听天由命吧。。【什

over



好的,祝我生日快乐w

现在最喜欢的四对【瘫

顺便这又是看着别人爱情活下去的一年


不穿就是好啊(buni

(在说什么

杰佣24h情书企划

欧蒂利丝庄园,游戏,狂欢,这是疯狂的盛宴。

  

危险与深情,恐怖与浪漫,这个复杂感情杂糅在一起的庄园里要迎接属于它的独一无二的情人节。


在月亮河公园里约会玩过山车,在湖景村的船上看夜海,在军工厂的空地上看天上明月,在圣心医院里玩捉迷藏。


再红教堂里,是否还会有新人在此立下誓言?


我们如此期待着。


求生者与监管者,他们像是火和油,水和雨,不断交融又互相改变着。


“情人节。。应该不会有巧克力什么的吧。。”


“情人节啊,,那可要好好准备呢。。”


——————————————————————


这是一个如题的企划


现在诚招:画手,写手


有想要参加的亲们留言或者私信w、


参加活动会有微审,主页的文或画,或者可以提供用审的文,画


截稿日期是明年情人节w!


具体事项会私信告诉太太们!


如果!在允许的情况下,会考虑出本!


笔芯w




我的小先生

小甜饼 短打短打短打!

不知道写的啥政治考试时突然就有了脑洞enmmm

渣文笔233

--------------------------------

一场游戏结束后,奈布坐在红教堂前,杰克慢慢走了过去。

“杰克,你杀过人的吧。”

奈布头也不抬的问。

被点到名字的人愣了愣,走到奈布身边坐下来悠悠地说

“是的,我的小先生”奈布似乎是对这个称呼不满意而皱了皱眉

“那你,不会有负罪感吗?”

听到这个问题杰克竟然轻轻地笑了

“奈布,每个刽子手都或多或少有同情心,可是在处刑的时候却也会毫不犹豫的挥下弯刀,你懂我的意思吗?”奈布看向杰克,好像隔着面具也能感觉到那人不知真假的无奈。

“可那也是一条人命。以前做任务,大多时候明明面前的人什么都没做,可下一秒就死在了我的刀下。。。”

“奈布,这个世界是利益性的,总会有人需要利益,也总会有人因为利益而死去,”杰克温柔而坚决的打断他

“人间常事,每个人都逃不过,也都会受牵连。我以为你会比我有更清晰的认知。”奈布听完默默我进了双拳。

杰克站起身,现在已经是伴晚时分,太阳的余辉洒在杰克身上。

像是背着光的恶魔。

“那我们呢?我们算什么,任人宰割的鱼肉吗?”

“黛儿小姐想要逃脱骂名来到这里;伍兹小姐想要她的父亲和更华美的稻草人;皮尔森先生想要伍兹小姐和奖金;瓦尔莱塔女士想要重登舞台,而控制一切的人总归还是会有利益收获。你看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的利益需求的。”

杰克向奈布伸出了手,奈布沉默的把手放上去,任由杰克拉着自己走进红教堂。

“那你呢杰克,你为什么会来到这?”他还是问了出来。

杰克笑了几声拉着奈布在雕塑前停下,一只手缓缓摘下自己的面具,现在奈布眼前是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他看见杰克俯下身靠近自己,感受到他的唇落在自己的嘴角。他听见杰克温和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

“当然是因为你,我的小先生。”


-fin-

-------------------------------------

园丁:事实上比起爸爸我更想要我的天使

社工:说的没错我也想要伍兹小姐和奖金

厂长:脆脆鲨警告!

医生:我想要光天使海盗巫医反生另一面

园丁:没问题我的天使!

厂长:。。。

社工:。。。